FANDOM


"This will be a party that holds my, Rika's, and everyone's memories. Rika will always be with me in my heart." - V, RFA Orientation Guide Book
V,本名為Kim Jihyun(台譯:金之旭),為RFA的負責人,原本為不可攻略角色,在2017/09/09開始為Another Story的可攻略角色。在其他人的路線中,因為常在「旅行」,所以幾乎沒有時間上線;但在他自己的路線中,常常會上線關心MC。

他是RFA創辦人Rika的未婚夫,然而在Rika離開之後成員們都感受到他變的很不一樣。他也是Jumin從小認識的好朋友;也是幫助707與Zen的貴人。

個性、興趣與背景

個性

V是一個將所有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扛的人。他曾自述在遇到Rika之前,他像Jumin一樣不太將心中的話告訴別人。[1]不過他是個相當忠誠的人,無論在友情或愛情上。他覺得Rika完整了他,但他和Jumin在一起相處時感覺比較自在[2]
V在故事中是個很關心大家的人,即使他沒有明說,也能夠知道他對所有角色的默默付出與關愛。
他相當尊重別人的隱私(也因此他從來沒有去過Rika的公寓)。他也是個相當心軟的人,Jumin曾說若有人反對再次舉辦Party,V很有可能會接納他的意見。
他雖然在攝影界相當的有名,但並未被大眾所知,Zen指出這是因為他不太喜歡被別人談論,所以鮮少出現在公眾媒體上。甚至據Jaehee說,他幾乎不自拍[3]
小時候曾和Jumin比賽多次,唯一獲勝的一次是爭取教會合唱團的solo。Jumin認為他自己在邏輯、理性上勝過V,而V比較感性。
講話謙遜,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感。因為談吐挺有教養的感覺,又常用些較難的詞彙,有時人家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Zen有一次曾說他覺得V講話聽起來很cheesy[4]



家庭背景

母親是有名的作曲家,父親也從事藝術相關的工作,但家人們都在國外,也不干涉彼此的生活。
Jumin曾覺得他們家的人都有些奇怪,但可能是因為全是藝術家脾氣的關係。

但在Christmas DLC的Jumin路線中,Jumin提到了V母親的事情「But... V went through such a fundamental change in his life. Ever since that happened to his mother...」,但後來被Jumin閃過沒有繼續說。[5]




成長經歷 

V與Jumin是認識二十多年的好朋友,兩人住在同一個社區,可見家庭背景也相當不錯。兩人小時候會一起去教會(基督教),但後來因為Rika而改信了天主教。[6]
因為他的父親不太喜歡他的母親,再加上母親在懷V時出了意外而喪失了聽力,後來兩人分居。V和母親的關係並不親近,以前也是聽從他父親的指示而讀藝廊商業。後來受到母親的影響而開始學攝影。後來以攝影師出身,在展覽中遇見了Rika而認識、相愛,兩人也訂下了婚約。


興趣

喜歡蒐集藝術品及攝影。
也喜歡玩拼圖(全白的也可以)。Rika曾將寫給他的信做成拼圖。
自認為開車技術很好(所以才能跟在Zen的車後偷拍他)。[7]根據Jaehee,V開的車是英製的車,銀色的,能載兩人[8]
在藝術方面造詣高,在爭取合唱solo資格贏過Jumin。[9]
707說他很常去登山、野外,所以身材很好[10]



生活習慣、飲食習慣

喜歡法式鄉村麵包(pain de campagne)。
相較於啤酒,比較喜歡葡萄酒,自稱為「wine person」[11]
手機桌布是山崖上的小花。
根據Jumin,V家一共有20支湯匙。
根據Jumin,V的酒量很好。雖然他有時候會說「不希望Rika看到他醉的樣子」而不喝酒,但他即使喝了幾瓶葡萄酒也未曾醉過[12]。但據Jumin說V喝醉後,眼睛會稍微向上傾斜0.03公分[13]
不太喜歡被人關注,或被別人看自己的身體。因此不願意去SPA按摩。[14]


外表

V外型瘦高,眼睛和頭髮都是特別的薄荷色,遺傳自母親的髮色。在Rika離開後,總是戴著墨鏡以掩飾他雙眼快失明。
在故事中總是穿著灰銀色的外套及褲子,搭配灰黑色的長靴。胸前掛著十字架項鍊。
長得很高很帥,曾經被人詢問能否擔任Model,但被V拒絕了[15]


攝影作品

V是個攝影師,在遊戲中提到的攝影作品有:

  • The Lady of the Sun No.3:Rika抱著一束水仙花。[16]
  • The Sunspot:V說世上只有他另一個人知道這幅作品。[17]
  • No. 32 of the first collection:Rika的照片。[18]

與其他角色的關係

在五位成員當中,Yoosung和V的關係最為緊張。 Yoosung原本就覺得V搶走了Rika而不太喜歡他;到Rika離開後更是沒有辦法諒解V,常常與他針鋒相對;但V仍然相當的關心與照顧Yoosung。

Zen對V相當的尊重。雖然他不覺得V的地位比他高,但因為V是他生命中的貴人,甚至從嚴重的車禍中救了他,所以他也相當的信任V。

因為Rika是Zen的粉絲而認識他,後來在一次偷拍Zen騎機車時發現Zen車速過快而轉彎失敗發生車禍,即時救了Zen,保住了他的一條腿。後來Zen主動提出加入RFA。[19]

因為Jaehee最晚加入RFA,所以與V的互動較少。但兩人彼此欣賞各自的能力以及工作的態度。

V與Jumin是童年的好朋友。兩人的家世背景相當的像,而且兩人的個性在某些情況下相當的契合。 雖然Jumin也發現了V的改變,但他始終相信V的決定。 兩人見面時的互動也相當的自然,會彼此開玩笑。

在Another Story對於兩人過去的事情說明得更清楚。 他們兩人過去是鄰居。兩人成為朋友的契機是兩人在上預備學校(pre-school,類似幼稚園)時。當時Jumin開了一台父親送的德製的玩具車(含安全氣囊)撞到了V家的外牆;V在家玩時一聽到了撞擊聲,跑出去就看到了Jumin。車子雖然全毀,但Jumin卻很冷靜的打電話給保險公司,詢問保險能夠得到的賠償。V向Jumin表示不需要賠償,只需要Jumin當他的好朋友就好。於是兩人成為了好朋友。[20]
在第一次認識後六個月,兩人曾經一起在牆上畫畫,V事後還拍了一張照。兩人也曾經在彼此家中待太晚而直接住下來,並且聊了很久。當保姆要接他們回去時,這是最傷心的時候。[21]
兩人童年也一起上教會,參加合唱,每週日都練得很晚。兩人當時曾爭過誰擔任solo,後來演變成誰可以唱得更高音,最後V獲勝。[22]
兩人過去常一起品酒,而最後一次喝酒發生在Another Story前的一年三個月,當時為了預祝V的相片展覽成功。那次V喝得特別多,最後怕Rika擔心而搭計程車回家。[23]

707對V是全然的信任,他曾說他願意為V做任何的事情;V也相當信任707,所以707是所有RFA成員之中最接近真相的一個。 兩人的信任建立於V幫助707逃離母親的魔掌,以及保證要將Saeran救出的承諾。

V深愛著Rika。兩人曾經訂下婚約。 當Rika精神相當不穩定時,他仍陪在她的身邊;即使Rika弄傷了他的眼睛,甚至組織了Mint Eye,V對他的愛還是不減。


感情觀

他的理想對象是和他能夠互相理解的。重視對方的心。
V說如果他是女生,他會想和707交往,但會選擇Yoosung當老公。


Casual Story故事(有劇透)

待補

Deep Story故事(有劇透)

待補

After Story(有劇透)

待補

Another Story故事(有劇透)

在共同路線中,V對於是否接受玩家一直感到煩惱,很擔心激怒了Mint Eye那方,但又不知道玩家是否值得信任。最後他選擇了讓玩家進入RFA,自己潛入了Mint Eye中,以代號Believer Number A306混進去打聽消息。在發現玩家是被利用後,若進入個人線,則在第四天晚上進入Story Mode。

第四天

過了分歧後,在V的Story Mode中,Ray進到玩家的房內,並強力的帶玩家到他的工作的地方去。Ray表示並不需要簽任何的契約,只需要喝下elixir(萬靈藥)就可以了。當玩家閉上眼後再睜開眼,Ray手上拿著elixir準備讓玩家喝下,也再次請求玩家留下來。

突然有人來敲門,原來是V。他找了藉口先暫時阻止了玩家喝下elixir,然而Ray感到不太對勁,叫他把帽子拿下。此時V連忙阻止玩家喝下藥,藥瓶也摔破了;他想帶著玩家逃跑,但信徒越來越多,只好留話叫玩家注意,自己先逃離,等待其他的機會來拯救玩家。Ray要求玩家留下來等他,他要去找Savior詢問接下來要如何處理。

第五天

Ray向玩家坦承真相,但表示V還沒被捉到,希望玩家不要離開他。他承諾會做得更好。在Story Mode中,Ray試圖讓玩家遠離RFA,因此707發現駭客正準備強制刪除玩家在RFA的身分;這個行動反而讓707有新的方法能捉到駭客;於此同時,V打了電話給他。

V希望707能夠完全相信他,也寄給他他的位置所在,但座標卻經過了加密。707雖然答應了,但仍然覺得疑惑。反而Jumin最後選擇全然的相信V。

在Story Mode中,為過去Rika和V初次見面的情況。Rika覺得V的照片相當的溫暖,其中的「太陽」更似乎象徵著生命的誕生,以及永恆的愛。Rika表示這種愛的感受是她一直以來都嚮往的,是種「理想的愛」。V則希望Rika能夠擔任他的model,希望能藉此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V上了聊天室,告訴玩家可以在適當時候出賣他,他願意犠牲自己來換取玩家的一切。

在Story Mode中,一名女性--V的母親訴說著自己失去聽力的過程。她說自己曾經是個就讀OO School of Music,贏得無數的小提琴比賽,並和一位前途無量的藝術及娛樂圈商人結婚;但她只快樂了三十年左右,她就喪失了聽力。因為這樣,她的先生就因為擔心她的憂鬱會帶來壞影響,帶走了她剛出生的兒子(也就是V),也被禁止踏出家裡。她完全不知道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了。

Yoosung收到了一張上面印著Rika和V,卻寫著「LIAR」的惡意照片,很害怕,因此到Zen家去。而Jaehee也表示收到了,上面則寫著「hypocrite」;她也表示Jumin應該也收到了。Jumin認為最大的嫌疑犯是帶走玩家的駭客,因此指名Jaehee成立「intelligence unit」來找尋關於駭客的情報。

在Story Mode,為十年前的V和Jumin。Jumin告訴V最近V的母親很常去教堂,也詢問V是否父母相處不太融洽。V在和Jumin聊天時表示,他認為「真實的感情相當的抽象」,因此他認為獲得經濟上的成就或社會地位,或是成為韓國眾所皆知的名人更為重要,在獲得這些成就之後,再來談抽象的事物。他認為所謂的「藝術家」看起來有些可悲,似乎縮限在自己的世界當中;他也贊同自己父親所說的「Arts are nothing but a hobby」。V也表示不希望提起他的母親,因為從他出生後兩人就沒有什麼交集,他也覺得母親因為失去了聽力就放棄一切不好。Jumin認為是V拒絕和母親溝通,V則表示那是因為他聽不懂她所說的話,而且常說一些空泛、奇怪的事情。最後Jumin提醒V家庭的重要性,希望他至少要對母親有基本的禮貌。

707上了聊天室,說了自己也收到了惡意的照片,而且他對於V開始產生了懷疑;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就只有繼續解密、努力找到駭客的蹤跡了。

Story Mode中,Ray和Savior交談,認為計畫之所以會失敗、得不到玩家的心是因為V的介入。Savior表示V不會去找別人的協助,一定只會自己承擔,因為他自以為自己可以完成所有的事情。最後,Savior認為玩家大大的改變了Ray,因此希望親自「淨化」玩家。

V仍然不願意透露自己在哪裡;而Yoosung因為心情太不好了而喝醉,V坦承Rika在最後的那段日子確實不太快樂。Yoosung又問了V「是否造成了Rika的自殺」,就被Zen給帶走了。

Story Mode中,V在Mint Eye中打探消息,得知下次的淨化儀式還要再一陣子,稍微放了一點心。但仍擔心Ray和RFA成員的接觸會讓他試圖隱瞞的事都曝光。

V上線決定告訴大家一些秘密,主要是他在Rika死後就不斷在追查她的死因。另一方面,也承認那名駭客和玩家以及V、Rika都有關係。然而,其他更深的秘密他就不願意多談了。

Story Mode中,顯示幾年前Rika問V為何開始攝影。V向她解釋了家庭背景,說他以前比較冷漠功利,後來受到母親的影響,開始學畫畫。在兩人進房子之前Rika問了V:「So loving me as the sun... is art to you?」,V回答「Yes. It's love and art.」最後Rika回答:「Art isn't bad. If you treat me with art than love... then I think there's no way you'd betray me, V.」

最後的Story Mode,是V的母親的自敘。她總是恨著讓她失去聽力的那天,她的先生本來就不喜歡她,事情發生後更對她失去了所有的興趣,因為她已經沒有任何藝術的價值。她被以前常去的教堂禁止往來,也無法進去以前的臥室。她回想這個婚姻從來就沒有浪漫可言,而今她完全被驅逐出他的生命之外。她認為自己對先生來說只是個獎盃而已,當初她也被這樣的感受所迷惑。這樣的婚姻根本就只是契約而已,完全沒有情感上的往來。

第六天

707仍然在努力解碼V所在的位置,詢問玩家和Jaehee有沒有想到什麼密碼可以破解;Jaehee提到過去Rika曾說過Mint Eye這個詞彙,而且當她提到這個詞時眼神看起來很不像過去的Rika,看起來很「provocative」很像個「predator(獵食者)」。707決定試試看這個可能性。

V知道後他有些擔心,希望707不會太快破解它。

Story Mode中,為幾年前V與Rika的相處情形。Rika情緒相當激動,她認為V是幻想出來的,她認為世上不會有人對她這麼好,而且「If you love me for real, you should have made me yours!」她認為V總是照著她想要做的事情,但從來不會去渴求Rika為他做任何事。她希望V去「佔有」她來證明對她的愛。V說,如果這是Rika希望的,他會照做。Rika認為V總是照著Rika的話,而不是真的想要這樣做,他是個偽君子。她認為V總是像太陽一樣照耀她,但是「Please don't force me to know... The darkness is so warm, so cozy... Your light blinds me. So I can't see.」最後她認為,她需要她的黑暗面。

Jumin要求Jaehee去V的家收回可能有的惡意信件,被事情忙得一頭亂的707自告奮勇要載Jaehee一程。Yoosung仍然待在Zen家不敢去上課,並向大家爆料Zen的電腦還是最早期的386型。但因為太想念LOLOL了,他決定去網咖玩。

在Story Mode中,Jaehee忙完了Intelligence unit後正準備要前往V的家,遇到跑來C&R找她的707。707很強硬的帶她去V的家了。Jaehee在事後的聊天室說707是個不錯的駕駛。

在Ray的Story Mode中,Ray讓玩家蒙著眼罩,帶她去見Savior。Savior一見到玩家,就向Ray表示要多了解她,想和她多待在一起。她認為玩家的眼睛很美,難怪V會喜歡她。最後,潛入裝成信徒的V很驚訝的發現玩家與Rika見面了。

Yoosung去了網咖,和Jumin的聊天過程中,Yoosung也決定要為解開V和Rika的謎盡一份心力,他決定打電話給他的叔叔阿姨。

Story Mode中,707和Jaehee抵達了V的家,找到了信封,但信封沒有放惡意照片,而放了一個貼著Mint Eye標誌的隨身碟。裡面有四個檔案,分別是「Trauma」、「obsession」、「conflict」、「reunion」。其中有個memo寫著「The collection of her, my precious, remedy process. Undisclosed.」打開之後,發現裡面都是V的私人照片。707感到不可思議,V居然會拍這種照片,但他猜測或許這是Rika想要拍的。707向Jaehee表示想要自己分析這些資料,並希望Jaehee向Jumin回報裡面的照片和其他人的差不多。當Jaehee打電話向Jumin匯報時,707默默的問,照片裡的人真的是他以前認識的V和Rika嗎?因為照片真的太過於私密,又到底是誰拿到這些資料的?另一方面,V急著將玩家從V身邊救出,但他還沒獲取足夠的資料,而眼睛的狀況越來越糟糕。

707要求用五年前的電腦和Zen的最舊型電腦交換。

Story Mode中,V正在拍攝Rika的系列作品。Rika覺得自己被當成藝術品看待,她反而不會那麼的焦慮。V告訴Rika他願意拍攝她,是希望她能夠擁抱並愛自己的傷。而一共有四個系列要拍攝,即是707在隨身碟看到的那四集。Rika說她會用天弄瞎V,但V並不害怕,因為害怕自己所愛的人、變得孤獨更為可怕。他甚至說,或許他失去視力,能夠更了解Rika。故事又再回溯到更早之前,V的母親的日記。她不顧先生的反對走到了藝廊,後來離開時感受到了嬰兒的氣味,馬上察覺到那是她的孩子。當時V四歲,跌倒了,她看著受傷的V而心痛、流淚,但V卻不認得她。她突然感覺得雖然失去了小提琴,她的人生還有孩子。於是她抱起了V,卻馬上被V父親的朋友給分開。儘管V要被帶走了,她卻發現第一次自己笑了出來。V被帶走後她一個人走到了公園,想起了V的眼睛。

Yoosung打了電話給他的叔叔阿姨,但阿姨卻叫Yoosung帶走Rika的東西,因為他們認為Rika是個騙子,是詐死。她說Rika小時候就常常說著要去自殺。他們稱Rika為「stubborn mule」、「selfish and freaky」,而且甚至連Rika和V訂婚了都不知道。Yoosung知道了她這樣的家庭背景後,不禁覺得自己過去誤解了V。

Story Mode中,Savior認為玩家和她很像,也很不像,但她對玩家相當感興趣。因為玩家眼中看不出害怕,而是好奇,是種渴求經驗什麼的眼神,和她自己的眼神一樣。她認為玩家並不全然了解自己,她想讓玩家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優秀。她向玩家說「We'll be beautiful people in a beautiful world.」另一方面,707解讀了隨身碟的code發現駭客用的技術很舊。因此Zen的舊型電腦剛好可以成功解決。而他解讀密碼的過程中,發現「Mint Eye」居然是密碼,他成功的解密了V的座標。

Jumin認為Rika天性是陽光無邪的,但因為她的家庭背景而造就了後天的性格。V突然上線告訴主角,最近就可以救出她了,因為707已經向他報告解密了座標。兩人談起了Elizabeth the 3rd,這天是Jumin第1062天養牠,而V已經超過半年沒見到牠了。V也表示他從來沒有和Rika的父母聊過,因為Rika都盡量避免談到家庭,因此V覺得很愧疚懊悔。由於707已經掌握到玩家的位置,因此可以放心一些,但V疑惑為何707沒有跟他提到隨身碟的事情。

Story Mode中,707自認為他知道了V的秘密所以要前往他的位置,然而V還是堅持要自己處理,讓707更加的懷疑他。在Mint Eye的花園,Savior和玩家一起散步。Savior認為白天的花園被陽光照射得很美且耀眼,但它會讓你越來越傲慢;晚上的月光則只會讓特別的閃耀,此時就能體會黑暗的無價。她指出,Mint Eye才是個能夠給別人「無條件的愛」的地方;當這裡的人們太習慣愛了,她會用恐懼讓他們害怕;當這些人再被拯救,他們就能快樂。因為當你知道快樂將會來臨,就能更快克服恐懼。她自認為一直隱藏著另外一個自己,但每個人其實都有許多不同的陰影;如果人只會快樂、和善,那容易成為愚人。外面的世界總是逼迫著人們保持著快樂的一面。兩人走到黑暗處時,V突然出現,揭露了Savior的身份就是Rika。Rika認為V讓她被「殺死」的。V希望自己成為人質而放走玩家,但Rika不肯,她認為玩家反而能夠理解她的終極目標;她也向V說,如果早知道V會出現,不如當初就真的完全奪走他的視力。最後她叫來警衛,並稱V為她「過去的鬼魂」,帶玩家離開了花園。

V突然上線,匆忙的留了叫玩家不要聽Rika的,馬上就消失了。而玩家也被Ray強制中斷聊天,只看到其他RFA的成員慌亂了起來。Jumin馬上叫Jaehee開始運作intelligence unit,叫Yoosung去聯絡Zen,並希望快點找到707。他們也不禁思考V的那句話是否代表Rika還活在這世上。

Story Mode中,Rika看起來相當的焦慮。若主角問起為何會恨V,Rika表示他們最初是相愛的,V也照她的意願創了RFA,他幾乎完成了Rika所有的要求,所以她認為V是她的「太陽」,是「ideal, everlasting... the heart of the light that will never betray me」,但她後來覺得V這樣的愛太過於理想,而在太陽越亮的情況下,陰影也就越黑。在和V交往的過程中,她發現她想擁抱、也更喜歡她的黑暗面,但V卻無法接受。光和影是一體兩面的,沒有光就沒有影,沒有影就沒有光。她形容V被光所照盲了,而他也不斷的回來找她--也就是黑暗面。她認為V之所以需要自己,是因為和她在一起,他才能閃耀。V過於耀眼以致於Rika的黑暗面越來越興盛。而V為了她的犠牲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oh-so noble」、如太陽般的愛。她要求玩家告知RFA的成員,V是個偽君子、騙子,是他種下Rika黑暗的種子的。

第七天

所有人都發現Rika還活著,707也提供了衛星照讓所有人都相當的震驚。

Story Mode是十年前V和Jumin的對話。Jumin寧可待在圖書館因為他的父親正和繼母吵著離婚;兩人在聊天都不禁覺得彼此的談吐不適合他們的年紀。V認為他父母的關係也不是正常的夫妻關係,他和母親也相當疏離。Jumin認為她母親不是壞人,因為每次在教堂她都相當的關注V,眼神之中帶著哀傷;他認為V過於服從父親的意旨,他認為青少年應該要有自己的選擇,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幾個月後,V和母親出去,母親邀他一起去看展覽。母親問他想不想試著畫畫,V表示雖然不想要成為藝術家,但看起來挺有趣的。母親希望他能夠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且他的「靈魂」是想這麼做的。

另一個Story Mode則是以前V和Rika的相處。V認為太陽似乎讓他從過去的童年中甦醒。深睡的自己是他的「super-ego」,他過去總是用理性去壓抑,但母親鼓勵他找到真正的自我。他認為攝影能夠描繪出別的人事物的super-ego,而真正的藝術是要拍出人事物的super-ego,而不只是形體。太陽,是提供萬物生命的存在,因此它是更純然、最大的super-ego,它能夠愛萬物。對V來說,遇見Rika就打開了他的super-ego,他的super-ego保證要成為Rika的太陽。Rika說她會選擇用「soul」來表示,而V是個會遵從自己靈魂聲音的人。V表示,當他們相遇時,Rika理解他的理念的那瞬間,他重生了。他願意給予Rika無條件、永恆的愛,即使世人都不能理解,他也希望Rika能知道她會被愛是自然而然的,甚至能忘記自己被愛的事實。Rika表示雖然自己找到了太陽,但她的內心仍充滿了黑暗,但V仍然愛她。Rika希望自己能夠找到將她心中的黑暗給去除的光,即使V答應了她,她還是哭了。她覺得自己是由眼淚、悲傷、黑暗所組成的,她對太陽既愛又恨。她請V記住,即使有一天她開始恨他了,但她在這一刻是愛著他的。V表示他會無止盡的愛著她,但Rika仍然不相信V為何可以如此的犠牲奉獻,而且她認為就是V讓她感受到自己是被黑暗所綁住的。最後V告訴她,「Rika, I don't care how dark you are. I will love you endlessly. Because your darkness is in fact... a prey for the sun.」而Rika表示,「In that case... I'll prove your existence, V.」

在Savior的Story Mode中,Rika認為RFA所有的人都背負著傷痕,她想要拯救大家,唯V她不會拯救,因為是V希望她折磨他的,所以她要成就他那種「noble love」。Rika也指出,因為和V在一起她可能會變成一個神聖的、太陽般的人,忘記自己真正的黑暗,所以她擁抱從童年時就開始的黑暗面。她被親生父母拋棄,在孤兒院覺得自己理所當然的被拋棄;後來又被養父母給忽略、譏諷,甚至被拿來當成情緒發洩的沙包,她從來不覺得世上有光明過,她被黑暗給吞噬。去學校後,也被同學們霸凌,一開始她會哭,後來她漸漸學習如何隱藏眼淚,因為她不想被看成軟弱的人;她對他人微笑,覺得這樣看起來比較不奇怪,別人也會視她為「正常」。但她的悲傷和黑暗仍然停不下來。當她遇上了V,V看出了她的悲傷、脆弱,他試著要曬乾她的淚,但她有天發現了自己深藏在淚水中的惡魔,告訴她「That man, in reality, hates you.」、「You're in fact worthless.」,但她發現不管V如何的愛她、幫助她消滅心中的惡魔,但那個惡魔其實就是她自己。她希望V停止愛她,如果再這樣下去,她會失去所有。最後她問玩家,是否能擁抱她心中的惡魔、接受真正的她?

Jumin上線,提到Intelligence unit發現了707破解的密碼Mint Eye和現在有的一個邪教「Mint Eye」相同,不禁聯想在一起。他也表示駭客向他們挑釁「I'll hack everything back」。而707上線後,提到V身上的追踪器被破壞了,於是Jumin請他帶著支援去拯救V。

在Story Mode中,Ray拷問著V,質問他是否帶著追踪器。Ray說一切都是Savior的計畫,但V告訴他他被利用了。Ray說他之所以把名字換成Ray,是因為Savior說當他是個好孩子時就使用這個名字。Ray強迫V喝下elixir,警告V不要讓自己壞的人格出現,也聲明已經成功的掌控了RFA的Messenger了。V不斷的喊著「Saeran」的名字,讓Ray情緒失控,把V給打昏了。

Yoosung很嫉妒玩家能和Rika在一起,他希望能和Rika見面弄清真相;因此他想去求707帶他一起去。

Story Mode為過去V和母親的相處情況。她母親鼓勵他多畫些畫,雖然被父親禁止,但V還是畫了不少。他感謝Jumin當初建議他去見母親。

Ray駭進了RFA聊天室,向玩家表達愛意,並希望她不要離開他。Ray下線後Yoosung居然也進了聊天室,發現聊天室有異狀。他一直打電話給707但他都不接,只好在Messenger留話,希望707能帶他一起去救V。

Story Mode為V和母親談論畫作後幾個月。V的母親偷偷把V的畫作拿去參賽,惹得V的父親和V很不高興。V表示即使他有天份,他也不願意成為藝術家,他不願為了空泛的事物而浪費了他作為商人的一切。他警告他母親不准再來見他。

Ray看到707要來很警戒,但Rika禁止兩人見面,因為怕Ray過去的治療都失效。而玩家即將要面臨選擇。

在Story Mode中,V的母親說V完全不像他父親,他比較像她,所以希望能教他藝術。她認為V就像原野中的花,受到陽光的照耀,追尋著自由、無盡的藝術。所以她希望犠牲一切,讓V找到他生命中真正的意義。

第八天

707趁機向大家報告V已被救出但狀況不佳,也確定了Rika就是幕後使者。Yoosung情緒非常的激動。

在Story Mode中,V因為被灌藥而非常不舒服,但他要求707不要送他去醫院,否則到時Rika可能會被警方盯上。707目前也沒有別的方法,只好找一個隱暱處去躲起來,看下一步如何做。

Zen、Jumin等人知道情況後非常震驚,但他們都認為V之所以會騙大家是因為他習慣性把一切都隱瞞起來,自己背負。Zen照顧著情緒不穩定的Yoosung,卻被大家說很像「媽媽」。Jaehee後來上線,告訴大家目前的intelligence unit正受到駭客猛烈的攻擊,很有可能Messenger會被攻佔;她擬了三個計畫,接下來將和Jumin一起討論。而707上線,通知大家他將會先暫時切斷所有人上Messenger的功能。他切斷後Ray駭入Messenger,才發現慢了一步。

Story Mode中,Rika和Ray同在資訊處理室,Ray表示慢了一步,但他之前已備份了玩家的手機,所以可以強制V、707和玩家進入Messenger。Rika也要求Ray讓她進入Messneger。另一方面,到了隱暱處,V起來時不斷的確認玩家的安全;707表示要到隔壁房間處理Messenger的問題。

早上V和玩家居然可以進到Messenger覺得很奇妙。V請玩家確認Messenger是否正常。而Unknown,也就是Ray出現了,他表示這個聊天室是當初玩家進來的第一個聊天室,所以才會怪怪的。他告訴玩家Rika也想要跟她再聊聊,而他當初給V喝了過量的藥,讓「侵略性的我」出現。而玩家邀請的所有賓客,未來他們都會迎接到Mint Eye去。

707上線遇到了Rika,他問Saeran是否平安,Rika表示他很安全,過得很好。後來Rika想進一步和707談話他都拒絕、下線,並提醒玩家不要和她談太久。Rika認為玩家太過光明了,她希望玩家和707都能夠支持她,但卻都被拒絕。

Story Mode中,Rika想要一個人靜一靜,Ray告訴她她和他的命運不一樣,她是可以透過復仇來拯救自己的,而Ray的另一個自我也想要向他們復仇。另一方面,V狀況仍然不佳,707請了Vanderwood來幫忙治療,起先Vanderwood不願意,後來707保證他會乖乖完成任務兩個月,兩人討價還價後他才答應。707向Vanderwood借了電擊槍給玩家防身,表示自己遇到了一個更強的駭客,Vanderwood馬上希望707把他也帶去組織。

V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居然會變成這樣。初次見面時他覺得和Rika見面是命運,他也提到當初會想要攝影是受母親的影響,只不過他真正想做的是畫畫。但因為他沒有勇氣踏出那一步,害怕被別人評價,所以他選擇了用攝影來取代他對繪畫的熱情。他認為自己是個懦夫,沒有勇氣告訴大家他實際想當個畫家。而遇到了Rika,V覺得她就像是塊空白的畫布,等待著他的愛,並且任由他在這塊畫布上用愛來揮灑。V後來終於發現,他是想證明「I'm a person who can love」,但當Rika希望V也能愛她的黑暗面時,他卻忽略了,因為他覺得那和他的價值觀不同;他繼續用著他的方式來愛著Rika,讓她感到窒息。自己的「太陽」象徵不再是溫暖、永無止盡的愛,而只是一顆燃燒的火球罷了。所以他認為的「愛」其實都只是他的「自私」罷了,他不是「愛」Rika,而是用這樣的行動來證明自己[24]。他擔心這樣的坦白會害Rika再一次崩潰,也因為自己的「自私」而傷害了所有人而感到愧疚。他希望能夠完結這一切事情,他希望保護玩家。

Story Mode中,發生了火災但V還在裡面,他的母親為了救他出來,也希望告訴他他靈魂真正想做的事,衝進火場救了他出來。她希望V能夠愛自己,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而為了V,就算犠牲生命也無妨,愛著她,正是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

Rika看到了先前V的話有些崩潰,她自認為當時得到的是無條件的愛,為什麼V現在說那都不是「愛」?她也疑惑為何V現在變得如此坦承,是否因為V已經恨她、不再愛她了。她認為現在她的一切都是V造成的,警告玩家不要落得像她一樣的下場。她開始提到V隱瞞707的事情,並再次邀請玩家回到Mint Eye。

Ray看到Rika哭而感到很心碎,希望一切都消失。他認為灌V藥是正確的選擇,他感謝Rika拯救了他,並指出唯一拯救他自己的方法,就是玩家回到他的身邊。Ray認為V過去背叛了他,他會繼續讓party進行,他要拯救其他的人。突然Ray登出了聊天室,707進來,說是他踢走了Ray,但他懷疑Ray是某個人。

Ray認為Rika給了他新生命,但他認為自己很無能,更擔心會因為V而被Rika拋棄。所以他很恨V,但希望玩家不要恨他。當玩家詢問Ray何不加入RFA時,Rika突然出現,說她需要他,而且若Ray加入RFA一定會被別人關起來。Rika問起Ray有沒有定時服elixir,但他因為不舒服就沒有服藥,Rika要求他要定時吃。Ray離開後,Rika說她再也不會試著要帶玩家到Mint Eye了,他們會待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V不敢相信Rika用這麼重的藥,他感到很強的副作用。此時Rika上線了,Rika懷疑為何V開始害怕愛情;但V知道是因為自己開始慢慢改變了,他承認自己過去對Rika愛的方式錯了,他是把理想加注在Rika身上。Rika要V承認她是失敗品,她並不是一開始就這樣對待V,也不是一開始就想創立Mint Eye;她認為V當初希望Rika傷害他只是要成全他的神聖的愛而已。V知道自己的愛讓Rika窒息,這或許也是部分Mint Eye成立的原因。V向Rika道歉,不應該以錯誤的方式來愛她,那只是「迷戀」而已。Rika說她認為那是愛,只是那樣的愛折磨她,也不承認Rika的真實存在;而過去V說他會永遠擁抱她,但他實際上卻不肯接受Rika的黑暗面。她認為,就是V的愛,生成了她的黑暗。V不希望再傷害別人,所以主動說願意去找Rika結束這一切,但Rika卻仍然堅持要「拯救」所有人。當V被玩家提醒,似乎發現Rika並不是他一個人能夠處理的後,Rika反而懇求V「Love me like the sun... always」,但她不要V的犠牲,只希望V保持原來的樣子就好。Rika離開後,V似乎還是想要去找Rika解決這樣一切,但玩家提醒這只會是再一次的惡性循環而已。V感謝玩家陪在他身邊,支持他度過這一切。

Story Mode中,是過去Rika和V在一起的回憶。V夢到了Rika自己一個人離開,醒來後發現Rika還在身邊。昨晚因為忙得太晚,但陽光太亮睡不著,但他也知道Rika喜歡臥室的自然光,所以決定醒來。V突然跟Rika說她很美麗,而且美的是她的靈魂是如此純淨、情感如此鮮明。Rika表示她也愛這樣的V,甚至V最深的黑暗、最羞愧的地方她都愛。兩人互相傾訴對彼此的愛,Rika說「We're in love right now. Let's not forget this feeling. I'll never forget this sun-like love you gave me... even if I die.」她珍惜這樣人生第一次獲得的愛,她很怕這樣的愛太無價了以致於忘記了珍惜。V向他保證即使Rika無法珍惜,他一樣會愛著他。Rika擔心她體內的惡魔會讓她背叛V,因為那樣的黑暗一直提醒著她「你不值得被愛」;但V提醒她,「You're afraid of the future. But let's just focus on our present love...」他說,萬一未來有一天不再是愛了,但他們是活在現在的。現在才是真實的。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會改變,但「what we can believe in... is this moment, in the present. Right now I love, Rika.」Rika也向他表白「I love you, too, V. Right now I love you.」回到了現在,V想起了這段往事,覺得過去的愛現在已成為他的「迷戀」的遺存而已;他很抱歉Rika還被過去的愛所綁住。

Ray喝下了elixir全身不舒服,他很想念玩家。他懇求玩家不要破壞Mint Eye的存在,否則他無處可去。然而Ray的人格退下,換成了Unknwon人格上來。707突然上線,發現駭客攻擊的pattern完全不一樣;兩人對話後,Unknown表示要摧毀一切,707則繼續去追察駭客的攻擊手段。Unknown發現707不認得他,他認為Ray和Rika的手段都過於軟弱,如果是他出面,就會把玩家捉起來當成他的秘書。他恐嚇了玩家後就下線了。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結局

Bad Ending 1



Bad Ending 2



Bad Ending 3



Bad Relationship 1



Bad Relationship 2

待補

待補

其他路線(有劇透)

Zen路線

在Zen路線的最後,他向大家提到了自己即將瞎了的事實;最後也請主角好好照顧大家。他提到:Jumin看起來很理性,但實際上他將情感藏在內心深處;Jaehee似乎非常的優秀,但她在內在是相當的焦慮;Yoosung看起來像是個普通的大學生,但他心中藏著火燄;707有著非常複雜的人生;而Zen他的傷痛來自他的家庭。他說出了對所有人的看法,並希望主角能好好照顧大家。

Christmas特別版(有劇透)

V在Christmas特別版中,於共通路線Visual Novel中與Jumin相會,除了先前提出應以C&R而非RFA的名義舉辦晚會外,再希望Jumin替他查去年無人回覆的參與者的名單以及財務狀況,被Jumin拒絕。事後在各路線略有不同,如在Yoosung路線他並沒有出席;但主要是在Jumin路線兩人合好。

在Jumin路線也提到,V在聖誕節會與Jumin交換信件,至今至少互寫了73封信。

其他

  • V曾經類似打破第四道牆;在Zen路線Day 10 "Revealing secret"中,主角最後問他「Do you think I can all clear this game?」,他回答:沒有什麼是你不行的。
  • 因為曾經偷拍Zen,所以被Zen稱為「No. 1 Stalker」。[25]

備註

  1. Christmas Day, "Visual Novel: I wish it was snowing"
  2. Another Story, Day 1, "Richness in Wine"
  3. Another Story, Day 4, "All-Nighter"
  4. Another Story, Day 4, Out-going call to V after "Keep Thinking of You"
  5. Christmas Day, Jumin Route, Visual Novel: The present
  6. Deep story, Day 4, "Unknown fact"
  7. Another Story, Day 3, "Under the Shimmering Moonlight"
  8. V's Route, Day 6, "Passion Red"
  9. Another Story, Day 3, "Precious Friend"
  10. V's Route, Day 6, "Heading Towards 2020"
  11. Another Story, Day 3, "Under the Shimmering Moonlight"
  12. Another Story, Day 1, "Richness in Wine"
  13. Another Story, Day 2, "Night of Reminiscence"
  14. Another Story, Day 3, "Under the Shimmering Moonlight"
  15. Another Story, Day 3, "Under the Shimmering Moonlight"
  16. Another Story, Day 3, Story Mode of Jaehee after "Another Level of Salvation"
  17. V's Route, Day 5, Message from V after "V's Insecurity "
  18. V's Route, Day 6, Story Mode of V after "Heading Towards 2020"
  19. Another Story, Day 3, "Under the Shimmering Moonlight"
  20. Another Story, Day 2, "Night of Reminiscence"
  21. Another Story, Day 2, "Night of Reminiscence"
  22. Another Story, Day 3, "Precious Friend"
  23. Another Story, Day 2, "Night of Reminiscence"
  24. "What I have poured upon Rika, wasn't love but my selfishness. I didn't love Rika. I was only trying to prove myself."V's Route, Day 8, "How Did We End Up Like This"
  25. Another Story, Day 3, "Under the Shimmering Moonlight"